第107章:真凶实犯
作者: 小星眼章节字数:82918万

她没有勇气抬头看,垂着眼眸,任由前来观礼闹腾的众人打量嬉笑。

盛鸿视若未见,又道:“我今晚就在这处营帐里稍歇片刻。楚将军不妨也在此歇下。”

身边竟也响起了鼓掌声。

建安帝心中憋着一团无名怒火,轻哼一声,拂袖离去。

“你躺着养伤,我读给你听便是。”

顾山长点头后,谢明曦便请了三个妯娌来商议此事。

李太后心病一去,身体很快好转。

过了片刻,同窗好友们一一来了。

方阁老如生吞了鸡蛋一般,噎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。

淮南王世子憋了一肚子火气顿时冒了出来:“什么尽力而为!有半点差池,我立刻要了你的狗命!”

不愧是纵横宫中数十载屹立不倒的俞太后!必要的时候,这份忍功着实了得!演技也出神入化。

李湘如心里顿时涌起狂喜。

闽王点点头,和盛鸿连着喝了几杯。

四皇子心里骤然掠过阴云。

三皇子先是歉然地看了四皇子一眼,然后才道:“昨日晚上,有一少年持着一封密信来了我府中。这少年姓丁,单名一个闯字,正是丁主事的长子。”

重生后,她早已暗下决心终生不嫁,便如顾山长那样孑然一人过一辈子。却未想到,会横里冒出一个盛鸿来!

这半个多月来,她已慢慢接受了两人是未婚夫妻的事实。

谢明曦淡淡道:“做了鬼,还怎么找我算账?我这个人,天生冷心冷肺无情无义,做了坏事,也不会亏心。照样好吃好睡,活到八十岁再寿终正寝。”

谢皇后在内室里见了徐氏。

谢钧头大如斗!

苦苦隐藏了多年的隐秘,也会露出端倪……

俞太后没胃口,只吃了两口,便搁了筷子。谢明曦胃口倒是不错,吃了两碗才停下。然后移步内室说话。

谢元亭心中拼命安慰自己,口中嗷嗷地喊了几声,目中却闪过一丝惊惧。

未满两岁的儿子步履不稳地走了过来,用力抓住她的手,童稚的声音不甚清晰。唯有她这个日夜陪在身边的亲娘能听懂:“娘,你别哭。”

盛锦月泪如泉涌,伸手将儿子紧紧搂在怀中,宛如搂住这世间唯一的支柱和温暖。喉间溢出破碎不堪的哭泣声。

同窗少女们也都已长大,往日还有几分青涩,如今一个个容颜长开,犹如枝头花苞一般渐渐绽放,风姿各异。

周全略一犹豫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几位殿下说,请蜀王殿下进密室,他们有极重要的事要和殿下单独说。”

永宁郡主当然不会料到,这是谢明曦一手主导的好戏。

生下女儿昌平之后,当年的李太后亲自前来探望,命人端了一碗补汤给她,颇为温和地安抚她,先开花再结果。以后再生儿子便是。

身为天子,连一个藩王都压制不住!

萧语晗这个儿媳,也和往日一般,晨昏定省从未迟过。

文绮无奈地吐露实情:“老爷颇为宠爱那两个通房丫鬟。每晚都让她们伺候枕席!”

待到最后两箭时,已渗出鲜血。

手指受伤,可不是小事。御马时大半要靠右手控缰绳。

半晌,才有人挣扎着说道:“未必会输。御马比试最耗体力,松竹书院绝不会输给莲池书院。”

也因此,孙氏心里如十五个吊桶提水,七上八下。唯恐谢元亭张口乱说,为谢皇后招惹祸端。

……

早知如此,她真不该随意指派家丁去做这等事。如今家丁被逮了个正着,她根本无从抵赖。

顾山长倒是未推却,只揶揄地笑了一笑:“看来,我今晚是沾了明曦的光。”

顾山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我哪里不高兴了?不过,当着我的面也该收敛一二。这个臭小子,分明是故意为之,成心挤兑我走呢!”

李湘如眼圈一红,泪水从眼角滑落,悄然松了手。

四皇子胸中怒火高涨,嘴角扯出一抹冷笑:“你既知错,还不速速退下。”

为什么她考的是第二而不是头名?

方若梦抿唇一笑:“闲着无事,厚颜来蹭一顿午饭。”

莲池书院今年多收了二十多名学生,琐事也多了不少。好在有谢明曦相助,顾山长才能忙得过来。

那双深幽的眼睛里,闪着的是冷厉的寒光和孤注一掷的决绝。

好戏,终于来了!莲池书院。

偌大的会室里,坐着几十个学生及其家人,另有书院的所有夫子。

往日盛鸿一直收敛锋芒,有意藏拙。俞太后也不免小看这个庶子几分。现在才惊觉,盛鸿绝不是善茬。

……

盛鸿满腹心事,面上半分不露,温和笑道:“都免礼吧!”

淮南王世子立刻道:“那就由我前去。”

“这些年,本王对你处处提携,也未亏待你。你出身寒门,能有今时今日,有大半是依仗本王。如今,本王不和你计较这些,便当是补偿永宁对你的薄待。”

说到这儿,丁姨娘眼中泪珠滚落,仿佛受尽委屈的人是她:“明娘,我知道这是委屈了你。只是,眼下也只有你能帮元亭了。”

谢钧:“……”

徐氏在一旁煽风点火:“可不是么?不敬我无妨,我不过是个续弦填房。怎么能这般不敬老爷?”

一方万余人,另一方却有十万士兵,兵力足足是逆贼一方的十倍。兵力相差巨大。而且,这十万士兵,皆称得上精兵。一交手,“逆贼”一方便节节溃败。

夫子们这一席,饮酒还算有些克制。除了醉得不省人事的董翰林外,其余几位夫子皆是微醺而已。

然而,这绝不是真正的结束,而是另一场争权夺利的开始。

自己昨晚收拾得开屏的孔雀一般,特意去谢府门外见谢明曦。是想令她对男装的自己印象深刻……

六公主心中一暖,没有拒绝,伸出右手。

帝后如往日一般,相拥着躺在床榻上。

就在此时,两道目光越过重重人影,落在她的身上。一众堂兄弟姐妹中,阿萝年纪最小,口齿却最是伶俐。很快成了众孩童的中心。

为该书点评
系统已有82918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